(852) 9130-2048 [email protected]

鋼琴科技碩士與考牌的分別

我作為鋼琴技師(Piano Technician),除了兩張大學頒發的鋼琴科技(Piano Technology)畢業證書外和在 SAUTER 琴廠實習的證書外,便沒有其他技術的證明了。這跟眾多藍領人士以「牌」來評估的方式格格不入。自己入行道路始於異鄉,不熟悉的外國課程的師傅們亦無從了解我的背景。於是,就算我是香港長大,到美國深造回來後便變成了「外人」。此外,以年資來說,不明白我經歷的師傅也許會覺得我經驗很淺,因為香港的學習環境一般不太理想,機會亦不多。其實香港似乎還算好,因為這地方本來沒有鋼琴技師小圈子,個體戶自己我行我素,河水不犯井水。換着是別的地方,我有聽說過當地圈子不接納從外國學成回來的人,加上她是女生,最終只能轉行。

我明白,技術性工作的牌是以考試取得。不管你用什麼方法,你只要能做到某樣技能而達標就行。如燒焊一樣,你能在考試中燒到一條達標的焊,就能拿到一個牌。而外國也有鋼琴技師牌可以考,讓你考調音及一些常見的維修。美國的所謂牌就只有一個,是 Piano Technicians Guild 的 Registered Piano Technician(RPT)考試。說是牌又好像不對,因為這不是執業必備的資格。我想,因為調音不像建造業那樣關係到人命安全的工作,所以監管不會很嚴格。RPT 證明你有一定水準去成為這個會的正式會員,不過這個級數要求的水準其實沒有很高,可能就像「中工」那樣。所以,有 RPT 並不是什麼大事。當然,因為要到美國考試,香港有 RPT 的人很少。人無我有,就可以吹。其實我也能明白,聽說在大六市場,有各樣的牌是很吃香的。

相反,所有的大學的課程都是以年計,最後的考試雖然重要,但它只是畢業要求的一部分。在大學課程的一、兩年內,你必須上課、做功課、做研究。我的研究主要是鋼琴的發展史,愛讀論文!此外,課程是工讀形式,所以我必須在課餘時間為學校的鋼琴調音,包括學校的音樂會。大學音樂系的學生其實都是專業演奏家的程度,所以我每次調音也要在短短的時間內達到相當程度。兩年以來,我們的調音天天都得達到音樂會的水平,更不用說鋼琴學生在音樂學院鋤琴的結果就是令我們得經常為鋼琴做維修、換弦。不用想着偷工減料,因為那裏的人是騙不了的。做不好工作就不給獎學金和生活費;在那裏,我們踏踏實實地工作,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所以,當我大學畢業了後,便覺得考牌有點多此一舉。

有牌又怎樣?你去過熱到你死的音樂營調兩個月的鋼琴嗎?懂得維修古鍵琴嗎?當然,有個中工牌比無牌的好,至少不用被當成是象牙塔裏出來的無知ON9。可是我當年真的好忙又好窮,沒時間到別州幾天考試,也沒錢住酒店和付擔考試費用…尤其因為我要存到德國實習的旅費及回香港的機票錢。

形樂 Kata Music